武汉重症监护室护士长的战“疫”日常
来源:武汉重症监护室护士长的战“疫”日常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6:59:24


新京报:在切断传播途径方面,你们分享了哪些经验?

赵剡:对于国外来说,国内治疗的隔离确实很难复制。

但国外也有一些优势,比如说他们的医疗系统、社会保障体系会相对更加成熟。

欧美国家正在进行特效药临床试验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

新京报: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,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?

新京报:国外专家也很关注疫苗和特效药吧?

国内是居民住在小区里,小区有统一的出入口,只要把出入口锁了,就能强制隔离。但国外不一样,很多地方没有所谓的小区,都是房子直接对着大街。不太可能把人控制在一个地方,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基层干部去做这个事。

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、临床试验。像法国,现在病人很多,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。临床研究其实不难,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,病人数量急剧减少,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。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,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。

赵剡:法国的医生也说,他们的病人,无论轻症还是重症都有肾功能损伤。我们国内的病人里,轻症病人基本没有肾功能损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