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达岭长城开放首日就被刻字 官方:刻字者已找到


很多中外媒体在报道这一信息时都用了“美国确诊感染人数超过中国”之类的标题或内容,这是值得商榷的。

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483人(含境外输入病例密切接触者),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1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57人。 3月26日0时至24时,我市新增报告4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其中2例来自英国、1例来自美国,1例来自法国,涉及的小区是:朝阳区香河园街道西坝河南路1号。

当前,境外疫情形势严峻,提示大家在此期间尽量避免出行,外出时应做好个人防护,戴口罩、注意手卫生,如果出现发热、咳嗽等症状,及时在当地就诊,避免带病旅行。

这几日,美国的疫情牵动人心。

中国当下已非疫情暴发和传播中心,对标中国确诊数量既无助于客观评估疫情,又会强化疫情与中国之间关系的刻板印象,对全球合作抗疫有害无益。WHO或其他国际权威的专业机构,应该给出一套客观评价疫情严重程度的科学标准,以便于各国政府和民众正确解读疫情信息。

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,但背后涉及政治、经济、外交等一系列问题。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,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、政治、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。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,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,防止想当然地“捧一踩一”。

在迈阿密海滩上,疫情阻止不了大学生的春假热情;在时尚之都纽约,仍有不少年轻人跑到外面玩。政府对“熊孩子”其实也很难拿出对策,还得等社会舆论发挥作用。不过,从人口年龄结构的角度看,美国抗疫的基础条件比起严重老龄化的欧洲要好一些。

好在美国政治有很好的纠错机制,总统“任性”不至于失控。他造成的最大麻烦不是直接干扰抗疫——美国体制中专业机构是应对疫情的真正主导力量,而是“无限宽松”的经济政策会产生严重后遗症,这在当前还不会显示出来。2020年3月28日0时至24时,山西省本地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33例,治愈出院133例。无新增疑似病例,现有疑似病例0例。

美国民众一向对外来危机反应迟钝,面对一战、二战以及恐怖主义威胁等重大国际危机都是如此。危机没有造成实际损失的情况下,民众很难响应政府的政策动员。

美国“派对文化”,增加了防疫难度